|山组/os|忏悔室的低语

*OOC BUG(R15向)  注意避雷

*非常不专业的宗pa+DT+很多对话


(看前跟我一起手动心口画十字  






-



他俨如一只缺氧临界死亡的黑天鹅,那件象征圣洁、禁欲的黑袍还紧紧包裹住神捏造出的完美躯体,他将一向高贵的头颅埋向用占满属于男人气味的衣物堆积出来的小小巢穴中,贪婪索取让他忘却修养与矜持之道.


絮乱的呼吸打乱了黑色的潭水,同时与之相衬的眼池里噙着泪.倏地他眼前一下布满了白光,与欲-望降临时一样的颜色,点点浊-液在黑袍上格外显眼,还洒了一屋子腥-味.



不够、不满足.他低声啜泣



谁也好,请将他带向万丈深渊.




-


樱井凝视着镜中的自己,他依旧穿着那件黑色祭服,它被熨帖平整没被发现一丝褶皱.他总是挂着与那件黑色道袍一般一尘不变的温和笑容,引导着来到此处的迷茫之徒,倾听他们心中所谓的【罪恶】与忏悔.


镇子并不大,瓦红色屋顶的房子鳞次栉比,那间有些突兀的欧式教堂就矗立于此.镇上所有的婚礼、丧-事也全由它与神职者所承办,一年也并非清闲.



像是聆听到迷路之徒的哭泣,樱井头也不回地离开有些冰冷的住所,衣摆轻拂,开始一天繁琐的职任.



-


「樱井神父,早安」樱井循着声音的源头抬眼望去,他僵硬地敛起不自然的表情,想也没想地脱口而出,


「大野桑出海回来了嘛?」



被称作大野的男人仰起温柔的角度,微微看到那唯一白净的虎牙,长期出海的渔夫并不介意阳光给自己带来的负荷或者皮肤的伤害.他卷起的袖子露出健硕结实的臂膀让樱井不自觉地吞下急速分泌的唾液.



大野一愣,「原来樱井神父知道我出海了阿」他说.




「没...没有我猜的」樱井语气有些惊慌,即便他还是用着柔光的笑容来遮掩「时间不早了,晨间祷告要开始了.」



大野没有回答他,只是盯着他扬起的衣摆,眼神炽热的像要将它点燃,然后再大胆窥窃藏在那深处的秘密.那株白莲下的污泥.



-


「那辛苦樱井神父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樱井向另一名神职者颔首,向着那间像简易搭建出来的房间走去,那间被神注目的罪孽之屋.


那间隐秘的忏悔室里就坐着樱井与前来的忏悔者,小小的空间还隔着一道木质窗口,樱井有时会透过微微射出光线的小格子中猜测对方的身份,那句惯例的话语落下,他便开始记录那些难以启齿的内容.



与其说忏悔,不过是听着人类诉说他们以身俱来,逃脱不掉的原罪.樱井喜欢看他们无谓地挣扎却又败于果实诱惑的摸样.他是一名"称职"的信徒,他的嗓音就像主的圣语,替迷途的羔羊解开迷宫的钥匙,替他们消去对世间骤增的敏感.他的笔记刻着密密麻麻的字符,即便是微不足道的感情纠葛.



他总是一贯庄重、圣洁的姿态,是个值得信赖,受人爱戴的被倾诉者.



「嘶——」樱井摘下那副颇有重量的眼镜翻开书页新的纸面,因为他听到了另一头的椅子发出刺耳的声音.他循着教堂里空灵的音乐发声,以示他做好了准备



「神父先生,我有罪」这个忏悔者的声音很有磁性,温柔清雅,比起刚刚离去的山本,他忍不住地多留意几分,不过很快他便发现那是不久前与他碰到面的大野智.他突然觉得领子有点紧,忍不住抬起手去松了松粗糙的衣领.今天好像有点不太擅长应付这位摸不透情绪的渔夫.


就像深不见底的海洋.



「没有人是完全有罪的.你诚心地来我这里祈求原谅,说明你有心悔改,主定会赦免你的罪行」樱井不紧不慢地说道,神职者从不会催促那些心有顾虑的人,他耐心地等候.其实两人在这狭小的空间也只有一窗之隔,流动着的空气好像让樱井嗅到了男人身上熟悉安心的气味,他莫名紧绷的心情也如棉花一样融化.



「不,神不会原谅我的」男人如此笃定地说道,语气低落



「为什么」




「神父先生,你会对一个同性有忄生的冲动吗」











-我迫切需要一个会发热的键盘and手柄.....大家夏天再见..............


2018-02-05翔受智翔
评论-11 热度-96

评论(11)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