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樱与海

*勿与现实接轨 

-

「他是个怪物,我们别跟他玩了」

「智君,暂时别画画了好嘛」

那些淅淅沥沥落下的雨滴,与他人的言语一起碎成渣沫,滴穿了雨叶下的小小身躯,连同五脏六腑一起.他将画笔遗落在了幻境中,消失不见.

-

三月的一个早上,从朦胧水雾中的小镇里苏醒.大野拿着扫帚清扫着门院,望着远处的粉色海洋,

「樱花开了啊」他垂下眼帘时睫毛还微微颤动,表情像被水雾稀释了似.远处推着单车的少女缓缓经过,看见他好像手里捏着什么,在挥动着.明明什么也没有,他的周围却好像围绕着勃勃生机的生灵.

只是幻觉吧,少女收回目光再次前进.

-

这里是偏僻的乡下,车辆稀少没有显眼的交通标志,只有海上停泊的船只,会发出扰人的轰轰声,那是一天晨间的开始,海面闪闪发光.

大野最终选择留下来与父母过着平庸生活,经营着名宿.

「智君,下午会有客人来,你帮忙收拾一下向阳那间客房可以吗?」大野的母亲向走进玄关的大野说道,手里的动作没有停,空气充盈了鸡蛋的香气.

大野看了一眼钟表,暗自计算着余下的时间.

-

正午十二点,是阳光、油彩与樱花的味道.

小小的储藏室却孕育着偌大的世界,那棵樱花树飘扬着花瓣,穿过大野的身体.他难道流露出的笑容,一点一点化为颜料泼洒在空中,如果时间永远禁止在这一刻就好了.

这是无法诉说的大野的秘密.

他拥有着怪异的能力,他笔尖下的颜料凝结出的图画,会浮现成真实,将他人拉进他所创造的幻境.他热爱着画画与他的世界,他用许多绚丽色彩代替华丽的词藻,包裹住所有的幻想沉浸于此.

但这正常嘛?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今天入住的樱井....」

糟了

大野被粉色油彩沾了一身,猛地回头,黑漆漆的瞳孔突然溢出意味错愕的黑色颜料,紧盯着伫立在樱花下的身影 ——

「不要进来——」

-

「大野君为什么会有这种的能力呢」

「是怪物吧?」

「产生幻境什么的,好可怕」

他循着记忆看到自己,在角落无声恸哭.

-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有敲门....」好像是今天入住的樱井先生,他有点手忙脚乱地挥动着手臂,解释着他的入侵行为.大野心虚地偏过头,躲开了樱井的视线.

樱井搔了搔后脑勺蓬松的头发,越过了僵硬着的大野,神情认真地抚摸着墙壁上逼真的樱花.

「哇你画画真厉害,像我肯定画不出来」

「那个.....」

「什么也没有」大野突然打断喋喋不休的樱井,他一直垂着头望着围裙上的点点粉红,脸蛋也被逼得赤红.

樱井叹了口气,默默地退出凝聚着尴尬温度的房间,「真的对不起,但是你画得真的很棒.我先下去了」

"被他看见了吧"大野握紧手中的画笔,一身冷汗让他止不住颤栗.

-

樱井是个奇怪的人,他总是带着套上炮筒般镜头的取景相机游走在小镇中,既不按下快门却又执拗地透过目镜记录着过去的景色.还心有余悸的大野躲在一旁,看着背影不由有些落寞的人.发现对方并未发现自己,他猫起身子,妄想自己是拥有肉垫的猫咪一样毫无声息地逃走.

「咔嚓」

大野困惑地回头,却看见被樱花萦绕的樱井扬起笑容,而那炮筒正对着自己,

「智君,早上好」

他倏然想起那日勿闯进来,眼眸里有着星辰大海的青年,樱花花瓣像碾碎的星星,与他格外相衬.

-

樱井从未变现出恐惧或是蔑视,他一步一步地突破大野的心防,他的眼睛偶尔会溢出湛蓝海洋那般耀眼那样温柔的颜色,大野刚好深爱着大海.

「智君我要离开了」

樱井停下了沾满白色细沙的脚步,尽管终于拉近了距离,他却必须抛弃舍不得的愿望而回去,就像冲刷上岸的海水也会向着海平线赶去,或者更远.

「所以,智君可不可以为我画一幅画.」

大野明显地楞了一下,之间空隙时间过去很久,久到要过去一个世纪.

「...我不想翔君讨厌我」

「那至今为止我让智君感到恐惧了吗,我比你想象的要更喜欢你哦」

「我远没有智君的世界要来得和稳美丽,你握着画笔时的温柔指尖,连创造出的颜色也不知不觉地喜欢上,我也想住进你的幻想,要是你的幻境也有因我而生的生物与色彩,也挺好.」

-

其实樱井说谎了.

-

他根本识别不出来颜色

-

「是道尔顿症」

他被背叛了,身为摄影眼睛却再也触碰不到这个世界的颜色,连温度也变得冰冷.大海就是大海,陆地就是陆地,没有任何含义,他们隔着一堵墙.

即便生活没有影响,他却再也按不下快门.昏昏沉沉的黑白世界,让人喘不过气.

-

后来他遇上了那个奇怪的青年,直到数年,他依旧没有忘掉,那个深邃辽阔像那片海一样的青年.

其实他也没有说谎.

那日,由画中弥漫着的色彩热度一下扑进心窗深处,那是无与伦比的美丽,连错愕惊慌的少年也变得几外可爱.

「谢谢你,大野智」

-

没有咸咸的海腥味,却真实感受着海水冲刷着指缝.

画笔挥动,召唤着进入梦乡的居民们心中养育的鱼儿,它们穿梭于深色海洋之下,随波摇曳,轻盈舞动.

樱井身处海洋之中,温温热热的.那些鱼鳞下褪下的闪耀鳞片,被他珍惜地握在手中.

-

「智君你在哭嘛」

「樱井翔我还能再见到你嘛」

「会的,相信命运」

「那我相信你」

-

他没有拿走画,也没有与他告别.

-

「我出门了」

大野推出那辆被擦得通亮的单车,向着母亲告别.三年后,他选择了去当地学校里担任了美术老师.依旧是平庸的生活,却有有些不同的颜色.

嘎吱嘎吱作响地木质阶梯承载着重量,那道声音直到脚步停止才戛然而止.大野妈妈打开房门,明明是八月却嗅到了樱花的香气.

「哎呀这孩子是什么时候画的」

那是那年樱花盛开的三月,还有那位与樱花相衬,扬起笑容的青年.

「智君,也有很喜欢的人了呢」

2018-01-22山组
热度-28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