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郎/so]我是猫

*拉郎向 吉本荒野x榎本径

*想起很久前看过的一篇漫画




-


吾辈是猫.



无名无姓,四处漂泊追寻自由,流离于充满人类的愚蠢世界.残羹即果腹自然不需人类的施舍,我与那些抛弃自我意识甘愿被驯服的家猫不一样.




直到我在雨季遇到榎本先生



与吾辈一样心高气傲的人类,但他却挥发着名为「寂寞」的不明情绪,但他跟别的人类不一样.



「要来我这吗?」榎本先生俯下身,轻声地征求我的想法.我靠近他,动物的嗅觉比人类灵敏,我嗅到了榎本先生毛衣上的温柔气息.



我居然真的跟着他回家了.



-


榎本先生的兴趣很少,一览无遗的工作室中只有锁与匙.他偶尔会花上一天的时间在这些破铜烂铁上.不过也好,他不需过于操心我是否会寂寞而让我去捕猎那些看起来非常愚蠢的电动玩具,我又不是愚笨的家猫.



但偶尔,我会为了讨这个意外容易寂寞的人欢心,而去做一些像被驯服的动物才会的动作,无疑是一些握手之类的.看着无意间流露的笑容,我心想,果然人类都是一些奇怪的生物.




-



榎本先生的朋友也非常的少,就连交心的朋友也没有吧.除了事务所的同事,便是那位名为青砥的小姐.



青砥小姐是位好姑娘,如果她不管闲事的话.我不喜欢她带来的逗猫棒,居然把我跟那些家猫混为一谈,可笑至极.但榎本先生好像很在意她,或许会因为她,榎本先生也会变得跟普通人类一样了?




直到那个讨人厌的教师出现.



-


「阿径好久不见啦~有没有想我呢」



不速之客,我看着那道棕色的身影穿过我,轻易地拥抱了榎本先生.



「啊,有新的入侵者」


他发现了我,却没有立刻松开榎本先生.温文儒雅的他却有这样轻浮的朋友,我不仅起了疑心.后来我知道,并非朋友这种片面之词可以容下他们的关系.我更想念起青砥小姐.



他不喜欢我,刚好我也讨厌他.



但是榎本先生其实非常喜欢他,可悲.



-


人类是非常遵从欲望的生物,吉本荒野会恶意地在我面前拥抱榎本先生.那些不雅行为被我一一收进眼底,尽管榎本先生总是希望我不要看.


他总被吉本撞得无法完整的说完一句话,泪眼婆娑的样子是无法言喻的美丽.吉本高傲地看着我,这种无意义的幼稚行为,典型的人类.被无聊的爱情程式冲昏了脑袋,连喜欢都不敢说出口,真是渺小又愚蠢,除了榎本先生.



-


吉本荒野是个非常危险的家伙.那天阴雨,我被血腥的气味熏醒,猫科有时非常的麻烦,又或许是吾辈渐渐被磨平了菱角而堕落成了娇贵的家猫,血腥味让我感到作呕.



他带着残破的身躯跑来,无论是宝蓝色的毛衣,那件棕色的长宽风衣都被漆上那陈旧油漆般的血迹,他还在笑着.



「我没事,阿径别哭了好嘛」


到底是因为谁才让他哭的.愚蠢的情愫是牵连两人之间红线,吾辈无法理解,我也无法原谅让榎本先生哭泣的家伙,这种家伙消失好了.



榎本先生流露出的悲伤气息,是我从未见过的.



我身为猫的骄傲,却在一闪而过的想法中崩坏——


为什么吾辈不能拥抱他.



-


吉本荒野失踪一个月了,我已经完全被寂寞汇入,那是榎本先生的寂寞潮水.



真无趣,我无声低鸣着.



吾辈是一只心高气傲的猫,追随风的去向因是我这辈子的归宿.



尽管榎本先生好像在挽留我,那微乎其微,徒劳无用的声音震动着我.我想起了起初他的话,我却迟迟没有作出回应.


现在我该选择了.



我大概像吉本荒野一样,离开了榎本先生.



-



「喂,要跟我回去嘛」



我偏首,撞入眼球的是那抹熟悉的棕色.



一个月之久,我却未从踏出榎本先生生活的城市与街道.我不愿理会吉本,尽管他很生气.



「我不是要征求你的同意,我也并不喜欢你.」


「但是你跟我都是一样的」


「而且能获得阿径的青睐可不容易,说真的,我并不想分享与你.但别再让他寂寞了」



他俯下身,撑起的伞淅淅沥沥地发出毫无旋律的动人声响.动物的嗅觉比人类要灵敏,我却嗅到了这家伙身上,那让人眷恋、充满温柔气息的榎本先生的气味.我抓伤了他,但他却笑着将我拥起,与我握手言和.



-


「对不起阿径,我们回来晚了」



「没关系,我也没在等你」



「我不会再走了」



「是嘛」


-



吾辈是一只猫,一只眷恋人类温度又愚蠢肤浅的家猫.



-


「田子,过来」


「喵呜~」




「阿径真是恶趣味呢~~~~」




-end











2018-01-11吉榎so
评论-10 热度-84

评论(10)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