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晓时分,我就启程

[山组]雪之报恩

*睡前小故事
*剧情跳跃

-

一望无际的寂寞之地,除了冬季时洁白羽毛似的雪纷纷扬扬垂落.

简陋的屋盖挡不住雪花,细细滑落在室内中央唯一温暖的源头,火堆噼啪噼啪地响,混入雪水时冒出青烟,随着刺骨的寒气钻入大野的鼻腔.

他讨厌冬季.

-

他披着的斗笠积满了雪,厚重、沉重.冷气形成无形的触手捆住大野的四肢,让他惰于狩猎,还好他也乐于在湖边耗上一天,盯着深不见底的湖面,脚上踩着稀碎的冰渣.

逾时,看着他的鼻子里嘴里呼出的热气也凝成薄薄的霜花儿,大野吸了吸发痒的鼻子又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冻红的脸颊也有些发疼.

大野回望了一下桶里还活泼的鱼儿,又抬头看了看太阳落下的位置,便起身收拾了一下.

他提着竹篓和鱼竿,除了咯吱咯吱的踏雪声林中再无声响.早已习惯独自一人太久,年幼迷失在山间小村,那夜还下着大雪,北风呼哧呼哧地吹,他差点冻死在那暴戾之下.

但他并不恨,他说只是不擅长与雪打交道.

-

过了这片竹林既是那片熟悉的白色地带,他唯一的归属.大野收紧了手,背影也变得落寞.

「呜......啾呜......」

「谁?!」

大野警惕地藏匿林中,摸向腿间的小刀时试图定眼看清发出声响的生物.在这种严冬还活动的生物少之又少,大野也无法判断来者何物.

但出现在眼前的并非猛禽也非人类,因为它那身宛如与白雪融合的毛发让大野没有马上看清它——一只奄奄一息模样的貂鼠.

大野触碰他的时候只剩下微微的呼吸,比他掌心冰冷上一倍的温度让他惊呼.

僻静的地方只剩下急促的脚步声与大野的呼吸声,还有为那只白狐而点起的火苗声与尖叫声.

-

大野呆愣地看着整整齐齐排列的鱼骨头,而对面身着和服的青年舔舐着布满鱼香味的手指,一脸满足.

「你也太能吃了吧......」

「哼这点补偿算多嘛!你不知道雪男接触火种是会融化的嘛!」

「我怎么知道你是雪男.....」大野无辜地喃喃着,搅着手指时不时偷看那个样貌姣好的青年.

青年俯身接近的时候会带着冷冽的霜气让大野有些抗拒,起初误以为是失温导致的冰冷让他放下心,倒是原本血迹斑斑的地方早已消失不见.

「只是变成貂散步的时候被当成猎物干掉了」青年平静地说,「但他们冻死没有我就不知道了」

「.........吃饱了你就走吧」

「理论上应该是,但你请我吃了好吃的东西,所以我决定留下来,报答你.你听过雪女的报恩嘛」

「没有,快走.」

-

「樱井翔」

像是在春天诞生的名字.雪夹着淡淡泛着颜色的樱花迎面吹来,他的一颦一笑也吹进你的池中,温柔又刺骨.

-

樱井还是留在了这里,但他无法与大野并肩坐在火堆前,只能可怜兮兮的蹲在门口.

寒风吹进骨子是非常疼的,大野没有抱怨,他会在腰椎没那么疼的时候坐到放在门前用竹棍简单编制而成的凳子上,喝着热茶,听着樱井唱着熟悉的歌谣.

「温暖的季节里翔君在干什么呢」

「我会变成四季,直到冬天才苏醒」

大野似懂非懂地敷衍回应着.

「不会寂寞嘛」

「没有不会寂寞的生物吧」樱井眯起眼笑了,他动动手指便卷起小小的旋风,细细的雪水散在大野脚上,预想中软糯的责备声吹入耳边,樱井喃喃说道「但现在不会了」

「是嘛」大野摸了摸樱井柔软的细发,眼中满了一池的温柔.

-

四季变动,唯独这里好像略过了秋季,与樱井暂别的日子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大野总会在立冬时迎接樱井,他开始会在冬季带着猎物回来.大野不坦率,樱井便默默地将这份温柔藏在心中.

樱井开始希望自己是一个普通人,那样就算拥抱大野,也不会被人类体温而融化.

什么时候那阵风又不再任由自己随心所欲的操纵了?

-

年幼时的大野见过很多风景,对海情有独钟,可惜的是墨水无法展现大海的魅力.但每每提到海时,樱井也会露出比以往要稚气与憧憬的眸子看着大野.

「如果我不是雪男的话,也许我会爱上大海吧」

「为什么」

「因为就像智君一样温柔,啊但是现在我也很喜欢智君呢.....唔.....」青年还在苦恼着所以没有看见他悄悄抹上的红云.

-

不知何时,境边开始滚起浑浊的硝烟,皑皑白雪上的点点火花让樱井惴惴不安,但他不知道那是怎样的开始.

-

战争开始,无非是权位与土地之争.

互相投出的火箭与火药融化了雪水,露出真容的土地格外显眼.樱井穿梭在硝烟弥漫的地方,急促的跑向那燃起的火海.

「智君!」樱井怒吼着,他却只能克制着自己怕掀起暴雪,他怕简陋的木屋再次崩塌,他无助地看着被吞噬掉的地方.

-

「他还没听我说过海浪的模样」

「他还没听我说过夕阳落在海平线的样子」

「他又要变成一个人了嘛」

氧气被烟雾所取代,连挣扎也变徒劳,意识模糊但那双眼睛却格外清晰,它藏在他的某处深处.

霎时只剩下冰冷湿润的感觉,他睁开眼——

「翔君你在融化.....」樱井抱着他,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淌着水,自己被浸湿的身体也被降下来温度

「你快走吧.....你不是最讨厌热了嘛....」

「我活得够久了 智君」

大野不再说话,他闭上眼,靠着最后的力气抱紧了曾经不敢奢望的人,「你这家伙也没有想象中的冷嘛」那不曾跳动的地方现在就快要灼烧大野,烟雾再次蒙上了他的眼睛,他感受到双臂最终搭上了胸口.

他消失了,他闭上了眼.

「那我在最宽阔的大海那等你」
「那你要等等我,再等等我」
「好」

-

熊熊大火后便是寂寥的灰烬,雪没有下一整夜,只是再次披上了纱衣,连消失了什么,也无人问津.

-1

「翔君出外景开心嘛」

「你是故意取笑我的嘛智君」

「fufufu也许翔君上辈子真的是雪男呢」

「我才不要呢.......」

樱井掀起被角埋进被窝与大野怀里,还不满地在大野怀里磨蹭撒娇.嗅着让人安心的属于大野的味道,睡意也随之袭来

「智君真温暖啊.........」

-2

他讨厌自己无法控制的能力,他只能躲进深处,提着寂寞做伴.

又是一个失控的夜晚,但他不再担忧伤害到任何人,像是宣泄着愤怒用白色的浓云遮盖了视线,直到他发现倒着鬼村中的小鬼.

那小鬼向自己伸出手臂,看来离冻死不远了.他没有握住那双手,他发了狂似的往竹林跑去,不明原因.

但天空也因此而明朗,暖阳照在那小鬼身上,他躲在竹林里松了一口气.

后来,那小鬼倒是留在了那里,连暴风雪也再没出现过.

评论(2)
热度(39)

© 你看起很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