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晓时分,我就启程

[山组/os]未來で待ってる R

*20歲(心靈上)櫻井翔x35歲大野智
*勿與現實接軌  ooc

(喪月 還同相方落選了 收拾完行李給自己送小糖塊;_;)

-

任何戀人都會享受著與愛人之間粘膩的時光,像是含了一口入口即化的蒙布朗,棉綢與細膩.

大野望著沉睡的櫻井沉思著,他們之間也不算錯過太過,最難堪的日子裏也有對方的陪伴,但大野還是覺得欠缺著什麼.看著對方眼角的歲月眼神也變得溫和,他心存感謝著身邊之人的到來,成人之間的戀愛是細水長流,緊握的雙手早已不像孩童時的大小,裏面包含著責任、穩重與無懼.

「但是翔醬已經很努力了」明明身為隊長卻無法為他遮風擋雨,自己能做得只有堅守做他的後盾,替他摔倒替他疼痛.但櫻井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連撒嬌也成稀物.

他抱著他不太老實的身體,東京的秋天不太熱,不至於太難受.

如果,他再依賴我點就好了.
如果還能回到以前,我想對他說聲謝謝.

-

和風煦日,櫻井不是很想起床,先別提身上的重物,腿間的硬物先讓自己敲響了警鐘.

「混蛋你是誰啊!!!!!」大野捂著被踢疼的腹部,兩眼泪哗哗的,又一臉茫然地看著怒氣衝衝的戀人.

「翔醬你幹嘛啊很痛耶」

櫻井將自己裹在被子裏,警惕的樣子倒是好像似曾相識,聽見變態如此親昵地叫出自己的名字時感覺毛都豎起來了.

「你....你怎麽會知道我的名字!這裏是哪裏你又是誰」

「翔醬你是睡傻了嘛??」

「你才睡傻了」

不知何時大野爬上床鋪試圖觸碰戀人有點水腫的臉頰時卻遭到了意料之外的攻擊

「痛い——!!!!」

-

「真是的....翔君以前是這麽暴躁的孩子嘛,疼死了啊.....」櫻井內疚地撓撓頭,看著大野不緊不慢地上著藥,這一連串的反應倒是讓他信服了眼前是身為成年人的大野,除了褪去了戾氣外還縹緲著負離子.

「我们真的....成為了嵐嘛.....」
櫻井眼底是藏不住的喜悅,只有經歷過才懂得傷口的疼痛,他曾迷惘過痛苦過,但他從沒放棄過,正因如此才贏得結痂後的新生.

大野撐著腦袋看著眼睛閃閃發光的櫻井,這人連三十歲也那麽可愛,心底也泛起一陣酸.他當然知道櫻井的怡悅,苦過哭過他們最為清楚.他抱著不再瘦小的糰子,輕聲說道

「謝謝你,翔君」

櫻井泛起淡淡紅暈,手撐在胸口感受著對方的跳動,結實的胸膛更是讓他感到羞怯,咬著下唇不知如何是好,但他並不討厭.

許久未見過的模样讓大野動了小心思,看著鼓鼓囊囊的肉頰與上目線感受到自己的蠢蠢欲動.

「翔君剛剛還問了我是誰對吧?」

「嗯?我...我已經知道是智桑了啊」

「正確,但只有五十分.因為啊,」

「我還是你的戀人哦」

-

「我就是想開車啊(ಥ_ಥ)」

 

-

多虧了休息日不至於要手忙腳亂的收拾完出門,大野抱著累壞的櫻井躲在客房裏,撫摸著柔順地細髮,即便櫻井很抗拒.

「不要摸我的頭!」啊炸毛的樣子真可愛,大野狠狠圈住反抗的櫻井,漸漸被睡意侵襲的櫻井也不再有動作,大野好笑地看著被擠壓變形的臉蛋.

「翔君睡著了嗎.....果然還是個孩子呢」

「翔君,謝謝你,謝謝你支撐著我還有他們走下去.謝謝你,來到了我身邊」

「這是我們的小秘密,我只告訴你哦」

「其實那時我就很喜歡你了,一切包括壞脾氣.所以現在也不算出軌翔醬啦fufufufu」

「你會變成出色的大人的,但累了請一定要依賴我,回頭看看吧我們都在身後」

大野深深嗅著櫻井散發出的沐浴香氣,沉睡中的人安靜的美麗,不明地落下濕潤的淚水.

「我等著你,所以,向更遠的地方前進吧.」
 

-

第二日的陽光並沒有什麼不同,但大野就是覺得今天的陽光格外耀眼,正如正在樂屋裏看著報紙喝著咖啡的櫻井翔.

( '◇ ')「早啊leader!你手上的傷是怎麼回事你又去釣魚了嘛」

(´∀`*)「fufufu這是我跟翔君的秘密哦」

(`・3・´)「え?什麼秘密」

( . ゚—゚)「一大早就聽到這種不健康的話題.....」

ノノ`∀´ル「三十歲的人能不能剋制一下啊....」

(`・3・´)「所以到底是什麽啊????」

-

一個小插曲

「櫻井さん跟團員關係真好呢....還放著照片在皮夾什麼」

「才没有呢!那是約定」

「哈?」

雖然僅僅是個夢,但這也沒什麽不好吧.別小瞧我了,我會用最快最短的速度追上智君你的.

還有一個小秘密,我只告訴你聽

我那時早就喜歡你了,在睡覺時偷偷牽起我的時候.

謝謝你,一直在我身邊.

评论(14)
热度(83)

© 你看起很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